三亚有影响力的资讯门户网站!
魅力三亚: 鹿回头 天涯海角 大小洞天 海棠湾 蜈支洲岛 崖州古城 呀诺达 南田温泉 大东海 三亚湾
您所在位置 >> 三亚在线首页 > 新闻 > 正文

【独家】爱建罗生门:华豚否认暗仓录音 均瑶发内部监控作证

  新浪财经 王茜

  资本市场从来不缺好戏。那厢万科宝能刚唱罢,这厢均瑶集团与广州基金、华豚企业已为爱建集团搏得面红耳赤。

  就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否认在今年3月与均瑶集团接触一事,新浪财经从接近均瑶集团的人士处独家获得两张监控视频截图,显示一名疑似顾颉的男子曾于今年3月17日傍晚步出均瑶集团公司。

  爱建集团近日披露的举报信称,顾颉曾在今年3月与爱建第二大股东均瑶集团会面谈判,他称华豚对爱建持仓已超过12.3%,准备通过其一致行动人广州基金要约收购爱建,规避已有的内幕交易,并提出均瑶退出爱建。

  如上述内容属实,华豚企业将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和内幕交易,进而可能导致广州基金失去对爱建集团的要约收购资格。

  虚实交错罗生门 谁在说谎?

  “顾颉谈到已经现在到了举牌点,之所以不举牌是想和均瑶谈判。”爱建集团近日披露的举报信称,顾颉在今年3月18日晚与均瑶集团有一次正面会谈。

  这份举报信称,顾颉当时向均瑶集团透露了广州基金的要约收购计划,提出均瑶退出爱建,并给予其10亿元补偿。

  “顾颉本人介绍华豚在3月18日前已经分多个账户购买了爱建集团股份,前期是钱永伟(传闻中华豚集团实控人)买的,后期顾颉从香港回来买的,总的股数包括前九位基金账户购买持仓已经超过12.3%,个人账号少一点。”举报信称。

  此后流向媒体的一份录音中,一位据称声音酷似顾颉的男子,如举报信所述,表示准备通过广州基金将对爱建发起的要约收购,规避关联账户的内幕交易,让均瑶对爱建的定增无限期拖延。

  值得一提的是,华豚企业与一致行动人广州基金国际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广州基金子公司)举牌爱建集团的公告披露日期是今年4月14日,晚于3月18日近一个月;华豚企业在5月10日对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中,披露了广州基金要约收购计划。

  如果上述涉及“暗仓”的谈判内容属实,华豚企业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同时涉嫌内幕交易,进而可能导致广州基金失去对爱建集团的要约收购资格。

  对于举报信,爱建集团称相信其内容真实,要约收购人为失信人,不具备收购资格;顾颉则是坚决否认。

  “3月18日见面是虚构的,就更不存在所谓提出10亿元补偿等”他对媒体称,在爱建集团停牌(4月17日)以后,今年五月至六月,他与均瑶方面见了七八次,不排除被对方偷偷录音,断章取义。

  究竟谁在说谎?

  新浪财经从接近均瑶集团的人士处独家获得两张监控视频截图,显示一名疑似顾颉的男子曾于今年3月17日傍晚步出均瑶集团公司。

均瑶集团大楼内部监控视频截图1(接近均瑶人士称白衫男子为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均瑶集团大楼内部监控视频截图1(接近均瑶人士称白衫男子为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均瑶集团大楼内部监控视频截图2(接近均瑶人士称白衫男子为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均瑶集团大楼内部监控视频截图2(接近均瑶人士称白衫男子为华豚企业董事长顾颉)

  在这张截图上,该人士指认一名穿白衫背黑包的男子是顾颉,称顾颉“3月17日傍晚到均瑶集团约了3月18日晚上交流。”

  新浪财经试图联系顾颉就此事回应,但截止发稿时,对方未接电话,也未回复消息。

  均瑶对峙广州基金 炮火连天

  举报信的另一爆点,是指华豚企业的股东华豚集团伪造交易背景,将旗下华豚金服的互联网募集资金投入华豚企业增资,进而用于收购爱建股份。

  华豚企业随后声明,购买爱建股份的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举报内容系蓄意捏造,并指举报人因涉嫌盗窃公司财务已被华豚集团报案。

  “我们这次是使用自有资金依法合规的阳光化举牌,和之前那些险资举牌的野蛮举动完全不一样”。顾颉曾对媒体说。

  然而这很难说服均瑶集团。

  前述接近均瑶集团的人士向新浪财经表示,华豚的资金来源依然存疑,“不能简单说是自有资金,自有资金从哪里来的?没有穿透性公开,应有相关证明并针对举报进行自我证明。” 如果举报属实,华豚方面则涉嫌集资诈骗。

  针对广州基金要约收购方案,前述人士亦抛出了三大质疑。

  第一个质疑,“广州基金及华豚企业净资产低于实收资本的50%,或者或有负债达到净资产的50%,且最近3年存在不良诚信记录,因此两者不是证券公司、信托公司适格的投资人及实际控制人。”该人士称。

  对于资格问题,在今年6月15日针对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中,广州基金曾称“经核查,财务顾问和律师认为,广州基金符合相关规范性文件对于信托公司、证券公司股东资格的规定。”

  关于华豚企业,新浪财经暂未能查到的相关公开数据。值得一提的是,广州基金曾回复交易所,“一致行动人广州基金国际与华豚企业不参与本次要约收购”。

  第二个质疑,“广州基金80%企业、华豚所有企业与爱建集团均存在很多同业竞争,或因无法清理同业竞争导致要约收购失败,目前的单纯承诺不足以实现同业竞争的目的。”

  在上述对交易所的回复中,广州基金曾就同业竞争问题解释,“广州基金从事的投资性质及方向大部分与目前爱建集团下属投资业务具有明显的区别”。

  但广州基金也承认,“下属子公司从事的部分投资业务仍与爱建集团下属子公司存在一定的同业竞争或潜在的同业竞争。”

  第三个质疑,前述接近均瑶集团的人士认为,从以往公开报道的案例可以看出,广州基金和华豚企业的投资思路系短期炒作,集中资金大量购买,注入第三方资产(实际上有利益关联),高位套现,会对上市公司造成损害,最终伤害的是中小股东的利益。

  根据广州基金披露方案,要约收购爱建的目的是“进一步促进上市公司的稳定发展,提升上市公司价值”。显然,均瑶并不认可这个说法。

  前述人士称,均瑶进入爱建集团“是上海市委、市政府实施国资金融改革的第一单,所有这些,断不可因为有门外野蛮人的侵入而一笔勾销。”

  股东白刃相接 小股民焦心

  爱建集团作为老牌金融企业,手中握有信托、证券、租赁、保理等多张金融执照,在资本市场里,这无疑是值得被竞相追求的对象。

  均瑶集团就早早相中了它。

  2015年9月,随着上海国资金融改革,均瑶集团通过股份受让进入爱建集团,持股比例7.08%,位列第二大股东。两个月后,均瑶集团就表明了通过定增成为爱建第一大股东的意向。

  这得到了爱建集团现任第一大股东,上海工商界爱国建设特种基金会的支持,后者目前持股比为12.3%。

  2016年7月,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金出任爱建集团董事长。一个月后,爱建集团发布调整后的22亿元定增方案。只要方案完成,均瑶集团就能以17.67%的持股比坐上爱建集团的头把交椅。

  然而,一切都被突然叩门的华豚企业和广州基金打断了。

  根据要约收购方案,广州基金拟以18元每股的价格,最高出资77.6亿元,收购爱建集团30%股份。加上此前已经披露的5%股份,如要约收购完毕,华豚企业与广州基金将成为爱建集团第一大股东。

  眼看两年的努力就要付之东流,均瑶集团坐不住了。

  作为防御,均瑶集团迅速抛出了3%的增持计划。同时,爱建第一大股东上海工商界爱国建设特种基金会发声支援,称考虑包括但不限于与均瑶集团形成一致行动关系,

  但情况依然对均瑶不利。

  即便前述定增完成,再加上增持计划,均瑶集团与爱建基金累计持股比也仅约33%,不及华豚企业与广州基金要约收购后的累计持股比。

  随着矛盾激化,华豚企业提议罢免王均金,市场哗然。提议虽被拒,但此后,桌下博弈就转为了台面上的白刃相接。

  股东交战,上市公司长时间停牌,焦虑和不安在中小投资者间蔓延。

  在爱建集团近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一位激动的股民站在桌上大喊“我们只要复牌”。上证e互动上,同样有许多股民留言,强烈要求复牌。

  其中一名股民这样说,“要尽快复牌,让市场决定谁做控股股东。谁违规违法都靠证监会和法院去查。”

  (来源:新浪财经)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

网站首页 关于本站 勉励捐赠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